椰雀

一位摆不正自己身份的网友

今天海恩也进帝国了,想食海恩x艾尔文。。。。感觉呆毛黑化肯定十分带感,话说这对叫什么,25组?【
日常需要利昂/利亚特(然鹅并没有,难道又得自己动手了吗

不会开上下级的车,十分痛苦😢

安魂曲(死歌/琴女,lol旧文补档)

外链

出坑许久就不打tag了。。。。之前莫名其妙整篇文都被屏蔽了,很气

青春期(火女/冰女无差)

 热烈庆祝我首次为@Tender 庆祝生日两周年?(

或许,你喜欢百合吗-。-


假车注意,underage注意,现实AU注意,非常短小注意

点我

【对刀组无差】局外人(1)

无差向,原著与电影设定并存,穿越梗,脑洞有毒。随手挖坑,随便更新,随缘完结_(:з」∠)_

年龄胡乱操作,昭秀20,敏郎20,修15




一切皆有因果,唐津昭秀是这么认为的。所以在看到眼前那个熟悉的武士角色时,他首先认真地确认了5遍对方的id——5遍,5个字母,D-a-i-t-o,不是Daito21,不是DDaito,也不是Dait0。一字不差,千真万确。

然后他打开自己的好友列表,瞬间的窒息后很快恢复了思维能力,整整四年保持灰暗的ID现在是亮着的。昭秀本来还想直接去问帕西法尔,为什么哥哥会被销号,为什么有别人占用了他的ID,但很显然,不是这样的。他体感服下面的身体开始发烫,心脏像被一只手掐住又松开,细弱的血流从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跳动过的器官里潺潺流出,浸润了干涸多年的神经系统,这让他指尖发麻。

他踩着虚拟的地面,犹豫着走向他,枯叶在脚下发出细碎的脆响。这是一个公园,以前他和Daito经常在这里见面,然后再一起去死亡星球。有过那么一段时间,昭秀经过这里都会特意绕开,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会常常来这里待一会。

现在,伫立的武士背影让他在一瞬间里觉得那段时间从没存在过。他想给他一个拥抱,无论那是谁,为了什么而出现在自己眼前,无论这是游戏里的真实,还是现实中的梦境,不过他终于还是没有。他只是走到那人面前。

“……你是谁?”

 

***


周调暗了灯光,让敏郎背影的轮廓恰到好处地模糊在房间的阴影边缘,然后走过去站在他的身后。这几乎是个习惯,每次两人一起下线后,他都要跑到敏郎的房间看看他,仿佛游戏世界里的分别也能带来令人难以忍受的孤独,非得在现实中马上确认他的存在不可。

敏郎觉察到了少年的到来,他没有回头,只是把头盔放在膝盖上,然后闭上眼睛向后靠去。“刚才好像有人跟我说话,不过我没来得及回复就离线了。感觉有些失礼啊。”

周“噗嗤”笑出声,“你真是个文明模范。”

他把手搭在敏郎肩膀上,抚平那件棉质睡衣的褶皱,手掌滑到肩头的时候僵住了片刻。在想象中,周突然想要沿着他的手臂抚摸下去,柔和的肌肉线条隔着布料于发烫的掌心中起伏,然后短袖露出的一截手臂是光滑而微凉的,可以舒缓那种不正常的热。光是想想就让周有点汗毛竖立,他赶紧收回手,低下头正迎上敏郎回头望他的目光。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。”周的眼神闪动了两下,随即又恢复平静。他是对自己说的。只因为此时的他虽尚未理解这种难以言喻的冲动从属于哪一种情感,却本能地认为,这不需要让敏郎知道,会让他困扰。“晚安,敏郎哥。”他闭了闭眼,然后转身走出去。

“晚安,修。”

门关上,敏郎长出一口气,一种无形的微妙压力散去了,像是擦掉了盖在脸上的蜘蛛网。他坐着沉默了一会,慢慢收好自己的游戏设备,想了想,又把头盔放回桌面上。

    

凌晨三点多,敏郎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暗自嘲笑自己有病,但即使不这样做,反正也会继续失眠下去。他没有开灯,在黑暗中踩着地板走到体感椅旁边坐下,然后拿起头盔登录绿洲。他心里想着那个向他打招呼的人,那是个武士,比自己矮一些又比修高一点,名字没看清楚,敏郎考虑过那只是一个搭讪的粉丝,但粉丝可不会上来就问他是谁。

至于这么一件小事,他为什么会在意到半夜又上线看看的地步,敏郎也没有细想。


“Daito.”

他惊讶地回过头。小个子武士站在他身后,几步远的距离,安静地像个幽灵。他不禁看了看那人的名字,“Shoto……先生?”

哈,这名字和我倒是天生一对,或者他是Sho的粉丝。

对方看上去十分困惑地后退了两步,似乎对他的反应大为震惊。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然后敏郎意识到了什么。“Wait……您难道一直在等我?”他惊讶地说,“我很抱歉。如果有什么事,您可以发信息的。”

“……因为,你下线了。”

对方的表情和声音都很平静,敏郎却无端觉得他就像正经受着巨大的痛苦似的。

“我们认识吗?”敏郎迟疑着开口,他感觉这个人非常熟悉,却又很确定自己没有见过他。

“不,看来是我弄错了。对不起,真的……非常抱歉……”

Shoto说的每一个字似乎都用尽全身力气,像是下一秒就要支撑不住倒下去。他颤抖着举起手放在头盔的位置,双眼却紧紧盯着敏郎——或者说Daito,对他露出一个绝望般的微笑。

真是个奇怪的人。敏郎这样想着,试图安慰他,伸出的手却只穿过一片飞散的星沙。


-待续



一个FF14问卷,忘记从哪抄的了。。。

好像是很久以前保存的,结果一直丢在草稿箱没填


1.一开始选择成为冒险者的目的时,选了什么?

力量吧好像,因为当时很中二。

2.最喜欢的挂机地点是?

天极白垩宫后面的浮岛。 

3.最喜欢的景观(拍照地点)是?

影楼国,本外的话静语庄园门口。 

4.最喜欢的装扮是?(套装搭配或者单件皆可)

龙神系列吧,其次是武士70校服。 

5.最喜欢的情感动作是?(持续和表情也可以)

装死,抚摸 

6.最喜欢的副本(讨伐/大型副本)是?为什么?

T13。有巴哈情结

7.最喜欢的管弦乐是?

answers生死答问

8.最喜欢的食物是?

不怎么吃食物。。。。硬要说的话各种蛋糕吧 

9.(假如有)自己的房屋,会希望装修成什么样子?

森林

10.(假如有)伴侣,永结同心仪式希望会是什么形式?

用了喝酒

11.最喜欢的金蝶游乐场项目是?

赛鸟!

12.(整个游戏中)最擅长的事情是?

拍照。。。

13.最喜欢的种族/蛮族是?

种族的话是精灵。蛮族是阿难陀 

14.最讨厌/最喜欢的怪物种类?

最讨厌的是哥布林。最喜欢梦魔

15.主线第二次选择自己成为冒险者的原因时,选择了什么?

忘了。。。可能还是力量【 

16.最喜欢的支线任务是?

神学院吧,给给的。 

17.印象最深的主线任务是?

希望的灯火。 

18.最喜欢的NPC(前三名)是?

艾默里克,阿尔菲诺,奥尔什方,排名不分先后【噫,全是精 

19.在这个游戏中有没有做过事后都令自己感叹的事情?

说A就A

20.最后用简短的话介绍一下自己的角色吧!

萌芽男精,主骑士,爱好是肝紫武和开荒

【闲聊/记梗】这几天让我想到对刀的破事们(主要是歌)

《dark paradise》
啊这个歌词真的是。。。。配合原著对刀我爆哭。第一句就爆炸,整首歌词都爆炸,可以说是标准守寡歌了(什么)

《summertime sadness》
也是守寡歌不说了,mv剧情是两个姑娘相爱,其中一个自杀了,另一个开车的时候看到恋人的灵魂,非常伤心于是也追随而去,最后两个人在虚无中重逢。看得我疯狂脑补【

《1949》
(我快成打雷姐安利代理商了)跟建国大业没关系。。。1949是亨伯特带着洛丽塔环游美国的那一年。歌词是真的撩,就脑补了非常不道德的那种公路片。。。不要抓我啊(;´༎ຶД༎ຶ`)其实lucky ones那篇本就打算写成洛丽塔AU的,结果思前想后硬是没敢,改成粮食文了【扶额


《水星记》
有点东修暗恋梗的感觉,美味。其实我真的爆炸喜欢对刀的年上暗恋剧情。。。。敏郎哥哥这种具有崇高道德感的人发现自己爱上underage的弟弟,一边罪恶感深重一边又沉醉其中无法自拔,啊,wtmsb【110

最后还有《春琴抄》的那句话:人只要没有失去记忆,就能在梦中与故人相见。
。。。。。。



5.25:

《飞女正传》

很想写一篇无年操的,就要堂堂正正地说我爱你我也爱你,半夜两个未成年去无人的街头飙车,爬上山顶俯视整个城市久久拥抱,日出后打车回家做回正常朋友。最后会有个很棒的结局,必须要在一起,必须在一起。


5.29

椎名林檎《茎》

很有背德感的一首歌词,又一个年上暗恋梗。很适合表现潜意识层面的东西,内心阴暗而天真的欲望。【越说越危险了


薛凯琪《最后最后》

“但愿现在比烟花灿烂,即使与你可歌可泣只得一瞬间”

其实并没有特别和对刀贴切的地方,但这是我理想中爱情的样子,而他们值得这种爱情。


6.4

“要是相爱不必凭欢乐,

我们就爱吧,直爱到有一天

心灵的地狱竟好似乐园。”

嗯准备用作修东垃圾车的制造了【冷静


6.6

《想自由》

歌词很微妙,填补内心空缺的同时又怕好景不常在。年差组常会思考的问题吧。“我不晓得,也不舍得,为将来的难测,就放弃这一刻。”嗯不用说了,一百分(什么)。

【对刀组年下】河

答应禾呈老师 @猾士厄圈外女友V 的车。年操,17x22,交往但没上二垒设定。节奏慢废话多,打火俩小时开车五分钟,不要抱太大期望【


石墨翻车,AO3链接已更新


特别鸣谢拉娜德雷女士的bgm助我完成本篇(

对刀rps真的不敢嗑,就算是友情向也太痛了。
今天又看到小赵给温的ins留言,他说i see you,可是温呢, 你看到他了吗?
然后又看了篇文感觉自己要死了。你没有共我踏过万里不够剧情延续故事,可是他还那么小,一两年的相处就是他生命的一大部分了。年轻人总是太炽烈,有一段好时光就愿意永远待在里面,喜欢一个人就想只拉着他不放,但你的年龄是他的两倍,你经历得更多,你可以很快就抛却心头走回自己的人生轨迹啊。
。。。。说了这么多想表达的就是温温我求你看看弟弟好吗!!!!!求你了!!!!关爱青少年健康成长啊!!!!!